首页 广东 西藏 东莞 广州 中山 佛山 惠州 珠海 江门

唐山

旗下栏目:

地方环保督察遇难题 “基层科长”难管“国企厅官”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天下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5-13
摘要:受访基层干部、环保人士和企业管理者认为,解决央企污染问题需针对央企实际优化监管机制、加强内部约束,构建权威公正的环境执法体系。记者采访梳理发现,多数央

    地方环保督察难题

    “基层科长”难管“国企厅官”

    专家建言构建环保全链条监管体系

    第二轮中央环保督察日前向中国五矿集团和中国化工集团反馈督察情况,指出这两家央企存在对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性认识不到位、环境污染和风险隐患突出等问题。这是中央环保督察首次督察央企,引发社会对央企污染问题的关注。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在多地调研发现,实力雄厚、社会责任感强的央企一直是我国环保事业的先行者,但由于机制不畅、欠账较多等原因,少数央企存在屡罚屡犯、底数不清、敷衍应付等环保履责短板;另一方面,部分央企下属企业级别高、有优越心理,一些地方依赖央企财税,基层存在“科长管厅长”、少数央企“店大欺客”、地方监管不敢碰真斗硬等执法困境。

    受访基层干部、环保人士和企业管理者认为,解决央企污染问题需针对央企实际优化监管机制、加强内部约束,构建权威公正的环境执法体系。

    少数央企环境违法不容乐观

    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由原中国五矿和中冶集团两个世界500强企业战略重组而成,以金属矿产为核心主业,旗下拥有8家上市公司。同样也是世界500强企业的中国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是我国最大的化工企业,业务涉及化工新材料及特种化学品、石油加工及炼化产品等6个板块,控股9家上市公司。

    金属矿产、化工领域环境风险高、污染问题多,中国五矿集团和中国化工集团多个地方企业因污染问题,在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中就曾被点名。去年7月,第二轮中央环保督察首次进驻督察这两家央企,释放的信号十分明显——除了地方党政部门要严格落实环境保护主体责任外,企业尤其是央企同样责无旁贷。

    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刘新罡认为,从总体上看多数央企是环保事业的先行者,央企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2015年前后进行过两次大规模的环保投入。

    中央环保督察组5月11日公布督察情况指出,中国五矿集团和中国化工集团均存在四大问题——思想认识不到位、主体责任未有效落实、整改落实工作不力、环境污染和风险隐患突出,折射央企在环境治理方面的共性问题。

    记者采访梳理发现,多数央企履行环保主体责任较好,但由于规模大、分支企业多、经营状况不一,少数央企环境违规违法状况不容乐观。

    一是部分央企屡罚屡犯。重庆市某区一位环境执法干部向记者表示,由于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当地噪声扰民投诉占了环保投诉量的一半以上。因渣土车白天无法进城、建筑浇筑的连续性、重点工程需要赶工期等特点,建筑行业噪声污染监管有难度,而工程承建方中相当一部分是央企。

    二是因参股企业数量众多,一些央企污染“家底”不清、披露不明。广州绿网环境保护服务中心理事长向春、干事傅天然说,96家央企控股企业达到数万家,有的分支企业因股权复杂、名称不一,其污染状况统计难度较大。“某央企总部让地方分支企业报送环境违法处罚情况,一些地方分支企业不报或少报,该央企总部不得已向我们要数据。”向春说。

    三是少数央企对污染问题久拖不治。第二轮中央环保督察通报多个央企污染典型案例指出,隶属于中国交通建设集团的上海振华集团、中国五矿集团赣县红金稀土公司和营口中板公司、中国化工集团贵州天柱化工和昊华鸿鹤化工均存在长期无视其环境违法,部分企业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及“回头看”指出的问题敷衍应对,甚至弄虚作假。

    如贵州天柱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在渣场问题整改工作中弄虚作假,故意隐瞒渣场未按标准建设防渗设施的事实。督察发现,该企业钡渣未经任何处置或检测,直接送入渣场填埋,被填埋的钡渣浸出液钡及其化合物平均浓度高达2000毫克/升,超过入场填埋标准的12倍。

    多因素致地方监管难以有效实施

    严格监管是保护生态的关键环节。记者调研了解到,部分央企分支机构级别高,基层存在“科长管厅长”现象,地方监管部门难以有效实施环境监管。少数央企有优越心理、“店大欺客”,对地方监管不重视,甚至不配合。同时,一些地方依赖央企财税,睁只眼闭只眼,监管不敢碰真斗硬。

    西部某市的区级环境部门一次就环境问题约谈当地央企直属企业,企业相关负责人没来,只派一名年轻小伙子参加。当地执法干部说:“人家觉得,你一个副处级干部约谈我厅局级干部。约谈这个小伙子没什么用,他回去了顶多跟主管说下,主要领导不一定知道。”华北某市生态环境局的一位干部也有同感:“央企级别一般比较高,监管时顾虑比较多,执法有些无奈。”

    曾在多地参与环境治理的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刘新罡认为,央企在地方的分公司有的是厅级单位,而监管央企的县级生态环境局往往是科级单位。他介绍,河南某县环境部门给当地的一家央企开了150万元罚单,双方便顶起来了。“一个正科级单位要处罚厅级企业,想想都知道难度多大。”

    记者采访发现,少数央企下属企业以身份自居,“店大欺客”。此次督察发现,中国化工集团和中国五矿集团一些企业守法意识淡薄、漠视地方监管。如中国化工所属的沈阳石蜡化工有限公司因为环境违法违规问题先后被行政处罚9次,累计处罚金额达219万元,但该企业拒不缴纳罚款,并试图向第三方环保工程公司转嫁行政处罚责任;中国五矿下属的中冶陕压重工设备公司、湖南有色集团公司、衡阳水口山金信铅业公司等企业,不接受不配合地方监管。

    西部某市一位基层环保干部告诉记者,环保部门去采样的时候,当地央企子公司虽然接受检查,但时有出现通过进门需要登记、执法人员到了才拿样品等“内部规定”拖延时间的情况。

    另一方面,部分地方政府依赖央企财税,也有自己的考量。中部某省一名干部认为,央企等大型企业如果舍得花钱治理污染更好,如果不治理也不影响当地GDP、税收、就业等,因此有的地方政府更倾向于维持现状,“当地央企出现污染时,上级部门甚至要求不罚,地方环境部门很无奈”。

责任编辑:网摘
首页 | 广东 | 西藏 | 东莞 | 广州 | 中山 | 佛山 | 惠州 | 珠海 | 江门

 技术支持:天下新闻网